揭秘陈志云多面人生 被男宠利用陷派系斗争(图)

06-19
作者 :
扈尾

揭秘陈志云多面人生被男宠利用陷派系斗争(图)

陈志云的个性如同他手中的魔方,有着多面。

揭秘陈志云多面人生被男宠利用陷派系斗争(图)

王喜等各界猛人当智囊

揭秘陈志云多面人生被男宠利用陷派系斗争(图)

坊间开始有支持陈志云的声音,虽然力量不算强大。

揭秘陈志云多面人生被男宠利用陷派系斗争(图)

陈志云之前是个小胖子比较自卑,减肥以后才变成姿整男。

  从英殖时代的政务官,到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媒体高管,他来自精英阶层,他是谦谦君子,标志性的梨涡浅笑,有问必答态度幽默够open,这都是TVB前广播业务总经理陈志云多年竭力保持的公众形象。3月18日下午3点半,涉贪案事发后他首次在记者会上露面,态度从容发言机警,坚称“不惊不乱不放弃”,一切依然看似完美无瑕。51岁的陈志云奋斗半生,终于走上了凌驾在众人之上的钢丝,最近却一朝不慎人仰马翻,他看似满身阳光通透,但背后其实有着多个阴暗面。   采写_本报记者 叶晓萍 曾明辉

  躲藏一周  隐私被揭

  陈志云反击 华丽而无力

  在保释返回家中以后,陈志云家宅遭到媒体无情围观,尽管有窗帘密密遮掩,但仍架不住港媒出动红外长焦镜头窥视到其走到窗边疑似“啜泣”的举动。3月17日,陈志云外出与友人商议大计,甚至需要好友王喜“调虎离山”吸引媒体,方得脱身。据传这次外出,是与“11高人”商讨反攻大业,“高人”中有艺人好友,传媒,公关,律师,退休高官以及所谓澳门“猛人”。

  翌日,隐忍多日的陈志云终于高调召开记者会。在四分钟不到的讲话中,他并未提及与案情相关的细节。不过,这仍是一篇暗藏话锋的讲稿,而他也全程面带招牌式微笑,站立着,用抑扬顿挫的语调,背诵如流,完成了一次精心策划的、处处充满公关智慧的个人舞台秀。开场即用幽默证明他的自信。他先是负手而立,接受了整整一分钟的闪光灯轰炸,而后开腔:“看到大家(媒体)忠于职守的采访表现,希望借着今次有秩序的安排,满足大家的工作需要。”这种刻意为之的幽默贯彻始终,甚至用以公然调侃廉政公署。他表示,从廉署回家那天之所以戴口罩,是因为剃须时不慎刮破脸颊,于是戴上口罩,“避免被大家误会伤口来自ICAC。”

  此后他又解释,几日来绝非“藏身家中”,他有外出就餐就医购物,甚至有小店老板“买一送一”,试图暗示自己在市民中仍不乏拥趸。在发布会最后,陈志云再度“挑衅”廉署,称此番进廉署“喝咖啡”,是“莫名其妙的变化”,最后以金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作结。其后在公关和律师的左右护驾下缓步离开,对记者关于案情进展的提问充耳不闻。

  尽管此次发布会招来近百记者,但本报记者在现场发现,香港媒体大多例行公事,在发布会结束后并未追访便四下散去。而对于陈志云精心策划的个人秀,他们似乎并不买账,某日报甚至援引陈志云“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一句,追根溯源,原来陈水扁04年遭贪腐质疑时,也曾以此句大言不惭地公告媒体。而历来就对陈志云毫不客气的香港网民,更是揶揄之至。直斥其“演戏”之余,金句也惨成“贪的少不了,少的贪不了”,乃至于讥讽其性取向“直的弯不了,弯的直不了”,甚至粉红色衬衣也被诟病不够庄重。

  也许这是一次精彩的舞台表演,但公关效果却并不尽如人意。短短3分多钟的个人秀,却闭口不谈公众和媒体最为关心的案情进展,在第二天出街的报章的大标题上,就成了“志云嬉笑怒骂,被寸逃避真相”。

  图解陈志云危机公关

  陈志云可算是最近娱乐圈最倒霉的人物,本来形象亲善,但手握大权的他因卷入贪污疑云,被免职务还差点有牢狱之灾。在躲避传媒一周之久,被偷拍到在家中“哭泣”的图片后,他终于绝地反击,召开记者会,面对过百传媒,进行了一场危机公关。

  用幽默化解敏感问题

  珠玉在前,无论是陈冠希还是章子怡,在丑闻发生后首次公开露面都是穿“黑白套装”,陈志云却反其道高调以蓝色西装搭配粉红色衬衣展示“无罪”姿态。面对媒体追问“从廉署出来时戴着口罩是不是因为心虚时”,陈就发挥了幽默本性,指自己之前剃须刮伤了脸,戴着口罩是避免大家认为他脸上的伤痕来自ICAC(香港廉政公署)。

  汇聚各界猛人当智囊

  这次发布会,多达十多位智囊为他策划,其中更包括古巨基、王喜等艺人,还有传媒高层、澳门势力人士、富豪、律师及前政府高官等“有力人士”。这些智囊的加入让陈志云的发布会显得星光熠熠。

  圈中人观察

  驻港娱乐记者 C先生

  发言有点假 对媒体有戒心

  我是下午3点过去,那时会场已经爆满了,大差不多有100人。发布会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陈实际亮相的时间更短,香港媒体统计了从陈志云露脸到结束一共是3分30秒。他在发布会上说的“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这句,04年陈水扁也讲过,感觉有点假。当天的回忆,媒体被隔开好远,他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跟记者互动,可能是这几天媒体的疯狂偷拍也让他有了点戒心。

  香港某日报记者Z先生:

  发布会解决不了贪污这种大事

  一个发布会是没办法根本解决问题的,涉嫌贪污不是小事情。无线总经理陈志云涉嫌贪污被捕后,无线立即停止了他及其党羽的职务,并派遣新闻部记者直击采访,以无线惯例,如果没有得到最高人士通知,是不会第一时间作出报道的。六婶方逸华最痛恨有人贪污、侵吞她的财产,早年邹文怀在邵氏打工时,六叔对他起疑心,派她入邵氏做制片,她曾经做出很多令人惊叹的行为,为了查数,她在剪接室看片,数人头,数数当日导演用了多少个临时演员,以防有人食数。临时演员的人工尚且计较如斯,何况陈志云安排艺人廉价出席活动,为丛培昆的广告公司牟利,涉案金额以百万计数? 

  陈志云人生三首主题曲

  《小草》

  (原唱:房新华)

  没有花香

  没有树高

  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凭歌寄意:青春期的痴肥让陈志云如同一棵平凡的小草,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纵然喜欢当明星,最初也不过选择“幕后发声”。直至他拥有了权力后,那种压抑很久的表演欲彻底爆发。

  《为爱痴狂》

  (原唱:刘若英)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到底你会怎么想

  凭歌寄意:文隽在博客上对陈志云涉贪事件进行点评,用了“情迷心窍”四个字,可谓精辟。为“爱将”“密友”付出职业前途做代价,结果换来的只是“没有陈生电话”这样冷漠的回答。爱得太痴狂也是错。

  蓝颜一号 丛培昆

  丛是陈最高调的“绯闻男友”,并经常被媒体拍到戴着情侣帽跟陈出双入对,后来,丛辞职,并在陈的协助下一口气成立了六家公司,开始承包无线以及圈内艺人的相关工作。也是他使陈志云一步步走向迷途。

  蓝颜二号崔建邦

  本来只是毫无资历的二三线艺人,因为受陈志云力捧火速上位为金牌主持。陈更在公开场合说他是自己的绯闻男友。不过陈出事后,崔建邦未去问候,更被拍到开跑车去打球,十分风骚。

  蓝颜三号  邓健泓

  邓健泓是陈志云爱徒。李安参加《志云饭局》,陈志云更是准备了邓健泓个人的详细资料,向这位国际大导演力荐邓健泓其人,爱徒之情可见一斑 。不过陈志云出事后,邓仅仅以短信问候对方,并没有加以探望。

  《谁的眼泪在飞》

  (原唱:孟庭苇)

  悲伤的眼泪是流星

  快乐的眼泪是恒星

  满天都是谁的眼泪在飞

  哪一颗是我流过的泪

  不要叫我相信

  流星会带来好运

  那颗悲伤的逃兵

  怎们能够实现我许过的愿

  凭歌寄意:3月13日傍晚,经保释回家的陈志云,被拍到在亚皆老街的家中倚窗饮泣。80年代,他曾以DJ韦家晴的身份,为《哭泣游戏》中作经典英文旁白,其中一句是:“Stop Crying. Start another game. ”。但这次却不是游戏,被请进“廉署饭局”通宵扣查仅仅是个开始。

  陈志云的悲剧人生

  有人把陈志云落难归咎于TVB的政治斗争,也有人说陈志云的落马是因为蓝颜祸水;但是一个人的悲剧只能从他自己身上找原因,外人看来态度亲善、EQ甚高的陈志云,是如何逐步走向今天这个尴尬境况?回顾他前半生风光之外的困顿,也许我们能找到一丝线索。

  童年被侵犯、天生就痴肥

  自卑缺乏安全感,最渴望取悦他人

  1962年的某天,尖沙咀柯士甸道的玫瑰堂,住在附近的4岁肥仔“阿猪”被教堂杂工哥哥叫进去“玩”。虽然他数年前就不讳重提此事,声称后来被母亲带去报警,没有留下任何心理阴影。当然,这一切语焉不详又乐观正面的说法,皆出自陈志云的个人叙述。而事实上,童年被侵犯这件事对他的一生有深远影响,那些不安全感,在两性关系上的停滞于空白,在性取向上的疑点重重,以及追求百分百优秀和处处维持完美的控制欲,尽皆出于此。

  另一个从小到大困扰陈志云的问题,则是惊人的发胖。由于先天痴肥,加上后天暴饮暴食,他在中四的时候已经达到140多磅。本来就敏感的陈志云,在青春期更是无法面对自我, “漂亮没有我的份,我也从来没有做过风头人物,每天放学就回家。”同学组成乐队上台表演,这位未来的TVB头牌“明星”陈志云,却只能躲在角落里自弹自唱。早在中学他就曾经努力减肥,但不久后总会迅速反弹,于是他更加流露出自卑情绪。多年后他也承认过,自己是一个很想取悦别人的人,总是希望让别人喜欢和认同自己。这大概也与青春期得不到注意有关。

  渴望取悦他人和安全感的缺失,在几十年后他亲自主持的《志云饭局》里也能遥遥找到对应。虽然摆出大台领导的架势来“逼供”嘉宾,但他一直少有正面的针锋相对,更多是和颜悦色循循善诱,还常常和嘉宾一起大笑。另外他还会精心准备礼物,在节目结束后第一时间奉上给嘉宾,往往逗得对方心花怒放。而在去年阿娇复出的访谈中,他还特意告诉阿娇,自己没有看过她的照片,体现出长辈式的关怀和保护,而在潜意识里,其实是以提供安全感的方式去弥补自己安全感的缺失。

  升官、减肥令人生翻牌

  用履历武装自己,跳到幕前释放表演欲

  陈志云中四那年开始发奋,几年后以英文系第一名考入香港最高学府香港大学,大学毕业后,他又竟然击败两千人考上政府政务主任,从此在政府任职十多年。后来,他抛弃公职进入商台负责行政工作,两年后经俞�b力荐加盟TVB担任节目总监,十年后升任总经理??虽然没有做成儿时的理想“首相”,但陈志云也成了多数人羡慕的成功典范。他终于如愿以偿,在仕途上平步青云节节攀高,空虚的内心得到了外在的充实与满足,这也是他人生里的第一次翻牌。

  尽管前半生的履历非常漂亮,但一直到前几年,内心十分贪靓的陈志云却依然是个戴着眼镜的老土胖子,与现在身段窈窕、装扮时尚的形象相去甚远。大权在握,但那时候的陈志云有自知之明,极少正面曝光。即使现在被传媒和民众批评为高调、爱出风头,事实上他以前却十分明智地只是躲在幕后当DJ,做旁白配音。例如,他曾以亦舒味道十足的艺名“韦家晴”在港台、商台做兼职DJ,化身文艺兮兮、声线磁性的帅哥,每天早晚在香港的空气中与听众倾诉心声,而且也真有大批粉丝被迷倒。甚至还有人追到电台等录节目的他出现,有一次也差点被粉丝撞到,幸好相熟的门卫向他使了个眼色,然后骗粉丝说韦家晴当天播出的是录制节目,而与粉丝擦肩而过的陈志云当时不知作何感想?多年后,他回忆扮演“韦家晴”的日子,对粉丝会真的爱上自己依然持怀疑态度,认为别人只是喜欢他的声音,而不是他的人,不过是听收音机时生发幻想而已。言辞之间仍然有那无法抹去的自卑。

  几年前陈志云被擢升为TVB的业务总经理,大权在握又恰逢减肥成功,主客观条件成熟,他终于可以扔开“韦家晴”的面具,真正以“陈志云”的真身高调活跃于幕前,人生完成了第二次翻牌。缘于在某次首映礼上,他被昔日商台上司、贵人俞当头棒喝,再也忍受不了当时自己200多磅的臃肿身形,痛下决心科学减肥,最终以两年的时间坚持减去了大约六十磅,被形容为“跑步婀娜多姿,皮肤油光水滑”。随后,他的曝光率也越来越高,TVB的娱乐资讯节目《东张西望》似乎已成为这位“陈总”的个人宣传平台,皆因他在每集中都要出现好几分钟,再加上个人主持的《志云饭局》出炉,更把他彻底推向幕前。天性迷恋被瞩目的感觉,而属下员工或多或少的媚上心态,使得韦家晴彻底附身陈志云,在电视机里风光无限。然而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同样是悲剧,身为总经理的陈志云树大招风,遭遇外间的纷纷恶评,认为他身为行政人员未免过分高调了。

  半生未拍过拖、被“男宠”环伺

  中饱私“郎”只为满足精神暧昧

  在性取向方面的疑云阵阵,一直是陈志云私生活的最大软肋。51岁依然未婚的陈志云,曾坦言自己半辈子从来没有正式的拍拖经历。坊间对于他“同性恋”的猜测从未停止。

  陈志云至今皮肤和身形保养得宜,平时极其注重仪表,接受访问时甚至会花上四十分钟化妆、做头发,自带十多副眼镜以便配衬不同造型,有次还特地修了甲,十指涂上薄薄的透明甲油。凡此种种,确实颇为具备男同性恋的气质。而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他身边走马灯似的男性红人,如丛培昆、宁进、崔建邦、邓健泓等人,这些人是他的爱将、徒弟、密友,本来大多是二三线演员,一旦沾上陈志云的边,马上就能得到工作上的引荐提携,又或者“突然富贵”地开公司、买楼,他们与陈志云之间的关系,常常被媒体拿来大做文章,而这批年轻男性更被讥讽为陈志云的“男宠”。

  不过,陈志云曾言之凿凿声明自己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因此绝对不是同性恋。而根据其任职政府多年,又是公关高手的背景,他不可能说谎以落下话柄。他的一众“男宠”事实上大多有女友,尤其是崔建邦被陈志云调侃为“绯闻男友”时,更是面露尴尬声称希望只是“密友”。当时陈志云所声明的“同性恋”,在界定上也许更多是行为,但并不排除是互惠互利的、不说穿的精神调情,精英男的柏拉图之爱。尤其是当年丛培昆以保镖的身份出现,在陈志云接到威胁信时相伴左右,以患难之交的同性暧昧情谊,陈志云待其也许比其他人更为亲厚,但此次陈志云以权谋私中饱私“郎”,却实在是不理智的行为。如今陈志云落难,几个爱将,徒弟也自身难保、低调回避。对比起当初陈志云对他们的照顾、提携不禁令人唏嘘。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