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称美国对南海问题摆模糊姿态 竭力避免选边

08-11
作者 :
单螫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学者、长期研究中国军事问题的学者葛来仪,日前接受了本网记者专访,就南海主权争端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记者:您能谈谈美国政府在南海问题,包括在中国和菲律宾目前在黄岩岛上的争议等问题上的立场吗?

  葛来仪:我认为,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2010年7月在越南的演讲已经阐述了奥巴马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她很明确地阐述了美国的利益所在:美国希望看到商业贸易和航运受到保护、和平解决争端、航行自由,以及根据国际法来解决悬而未决的领土争端。

  自那以后,美国和其中一些国家加强了关系。这些国家,特别是菲律宾,对于它缺乏保卫自己利益的能力感到担忧。美国和菲律宾有防卫条约,这让局势复杂化。在1951年,美菲签署这一防卫条约时,菲律宾没有对南海的黄岩岛以及其他岛屿提出声索,条约不包括这些岛屿。

  不想被拖入冲突中

  记者:您的意思是美菲之间的防卫条约并不包含南海上的争端岛屿?

  葛来仪:依我看来,任何菲律宾在1951年签署美菲防卫条约之后提出主权要求的岛屿都不在该条约的保护下,因为当初签署的条约只对当时的菲律宾主权范围有效。但是,目前美国政府并未在这一问题上明确表态。我们看到的是奥巴马政府一个比较模糊的姿态。但是,如果中国和菲律宾发生小规模的摩擦,我认为美国不大可能对菲律宾出手相助。我认为,美国不想被拖入南海的冲突中。但是同时,美国可以采取其他方式保持这一地区的和平,并且对可能的冲突进行威慑。我认为,美国正在试图阻止冲突发生。

  记者:也就是说,中国和菲律宾如果在黄岩岛发生摩擦甚至军事冲突,美国不会进行军事干涉?

  葛来仪:我认为,对于大多数可以想像的突发伏况,这种可能性不大。美国政府肯定不会这样说,因为这样说不会增强威慑。我的看法是,从美国利益的评佶来看,我们卷入中国和其邻国摩擦的可能不大。

  记者:也就是说,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美国会在一边旁观?

  葛来仪: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我们可以发表公开声明,我们可以派遣美国军舰在一段距离外游弋,但不参与冲突。这不是一个非白即黑的问题,有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做。我们当然可以呼吁所有国家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或者维持现状。但是我们不会在领土争端上选边。我认为美国正竭力避免选边。

  军售不会威胁中国

  记者:最近菲律宾要求从美国购买军火,那这是不是美国试图以其他方式来帮助菲律宾呢?

  葛来仪:我认为,菲律宾和中国的国力之间有着极大的不平衡。我们向菲律宾出售的军火无法改变这一事实。菲律宾甚至连了解周边情况的能力都没有。他们对于其专属经济区内在发生什么并不了解。坦率地说,如果中国的力量压倒性地强大,那么进行恐吓的诱惑便是真实存在的。我认为,增强菲律宾的军事能力能够推动双方通过和平手段解决问题。

  我认为,美国向菲律宾提供的武器并不能威胁中国。我们无法改变这种军事力量对比,我们也不寻求这样做。但是我们的确在向菲律宾提供情报信息,让他们能够知晓周边情况。至于美国可能向菲律宾出售战斗机,我认识的美国空军人士告诉我,菲律宾永远都不可能有驾驶战斗机的能力。菲律宾建立空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们实际上没有空军。美国向菲律宾提供一些军事能力是为了提供威慑,同时提供一些激励,以促使各方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

  记者:最近美菲“2+2”外长、防长会谈之后,美国表示支持以多边方式解决南海争端,你如何看?

  葛来仪:我不确定美国真的这么说。因为,这和奥巴马政府的立场是不一致的。奥巴马政府支持以一个合作的进程来解决南海问题。

  美国立场比较克制

  记者:也就是说、美国的立场和中国支持双边谈判的立场并不矛盾?

  葛来仪:我认为,美国并不反对中国提出的双边进程。但是同时,美国认为,很多国家虽然没有提出主权要求,但是在和平解决这一问题上是有利益的。因此,美国支持东盟自己就如何解决南海问题进行讨论。但是美国并没说,这必须是一个多边的进程。

  现在越来越清楚,无限期地拖延解决这一问题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人们在10 年前就预测过,一旦南海发现石油和天然气,紧张局势便会升级。现在这成了事实。菲律宾正试图将这一问题拿到国际仲裁法庭上去解决。中国至少目前为止是反对这样做的。美国目前并未提出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甚至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途径。没有美国官员说过,南海问题应该拿到国际法庭上去解决。因此,我认为美国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是比较克制的。(记者 冉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