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各国领导人上任后首访 俄美日法英各取所需

08-11
作者 :
单螫

  近日,俄总统普京上任后首访何国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事情的缘起是在5月9日,当天普京表示将不会出席在美国举行的八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两天之后,俄罗斯一家媒体又报道说,奥巴马已通知克里姆林宫,他不会参加9月1日至8日在俄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APEC峰会。原来,俄之前曾明确表示普京将不会出席5月在芝加哥举行的俄罗斯―北约理事会峰会,而奥巴马为了与普京会晤,专门将原定在芝加哥同时举行的八国集团峰会地点改在戴维营,却没想到还是碰了钉子。

  一国领导人上任后首先访问哪个国家,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这个国家的外交政策走向,也意味着该国与目的地国之间的关系更加重要和急迫。当前,俄美关系正处于“冰冷期”,两国在地区安全问题上分歧巨大,在反导谈判上陷入僵局。普京如此煞费苦心避免首访美国,是因为对普京来说,与奥巴马“见或者不见,僵局就在那里,不会改变”。

  实际上苏联解体以来,国际格局一直是“一超多强”的局面,国家之间的关系亲疏比较固定,一些大国领导人上任后的首次出访也形成了规律。

  就俄罗斯来说,独联体是俄发展外交关系和经贸关系的重中之重,因此俄领导人上任后,首访的国家往往是独联体国家。2000年普京当选总统后,首先访问了白俄罗斯、英国和乌克兰。白俄罗斯是俄最坚定的盟友,而乌克兰则有离心倾向,被认为“眼睛永远盯着欧洲,屁股却不得不对着俄罗斯”。普京对这两个国家的访问有巩固盟友关系和拉拢离心者的意思。而对英国的访问,则是为了找到突破口,改善俄与欧盟和北约的关系。梅德韦杰夫2008年上任后,首选的也是独联体国家哈萨克斯坦。

  美国一向将“北美自由贸易区”看作其势力范围,尤其是美国和加拿大,在历史上就形成了特殊关系,因此历届美国总统上任后首访往往选择加拿大,罗斯福、艾森豪威尔、肯尼迪、里根、老布什和克林顿等都是如此,奥巴马也不例外。只有小布什没有遵循惯例,他在2001年为了稳定拉美“后院”首访墨西哥,又因为欧美关系因伊拉克问题出现了二战后最大的裂痕,在2005年连任后首访欧洲。

  日本由于在战后与美国建立了同盟关系,因此首相上任后首访美国成了惯例。然而随着日本外交对亚洲的重视,为了处理好与亚洲大国的关系,近年来有的日本首相也将亚洲国家作为其首访国。2006年,为了弥补小泉时期中日关系的重大裂痕,安倍晋三当选首相后将中国定为其首访国家。之后的福田康夫首相又首访美国,突出日美同盟关系为“日本外交之基础”,以平复美国的“醋意”。2011年,日韩因慰安妇问题和“竹岛”(韩国称“独岛”)问题导致关系紧张,野田佳彦当选首相后不得不首先奔赴韩国。

  欧洲在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联合后,已经形成了法德“轴心”,两国领导人当选后,往往将对方作为首次出访目的地。施罗德、科尔以及默克尔就任德国总理后,都首先选择访问巴黎。而萨科齐在2007年就任法国总统后,很短时间内就前往德国首都柏林会晤默克尔。不久前新当选的法国总统奥朗德,同样将德国作为其出访的第一站。

  长期以来,英国一直是美国在欧洲最重要的盟友,其外交政策也多追随美国,这一点在布莱尔任首相期间被发挥到了极致。为了改变英国“唯美国马首是瞻”的局面,2007年7月英国新首相布朗上任后,首次出访选择了德国,而2010年卡梅伦当选首相后,也选择欧洲为其首访地。这显示了英国外交正在努力超越“英美特殊关系”,抛弃“孤立主义”,加速融入欧洲。

  看来,一国领导人将哪个国家作为首访,里面的门道还真不少。(毕振山)